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吉最】我会让你看见我像雪一样的笑容

-强行HE结局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屋外纷纷扬扬的雪花白的纯净。就像我对你的爱一样。无暇的雪花就像是我眼中没有你的世界,一片空白,再也不会出现任何别的东西。
被雪逐渐铺满的柏油路。
像是被雪逐渐覆盖的回忆。
我可以骗自己说已经放下了一切,但那些最深刻的记忆是无法消散的,即使被埋藏也终有一天会重现眼前。寒风把窗子吹的嘎吱作响,仿佛要把这份凄凉吹到心里。
好冷。
最原终一紧紧地拽着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犹豫了一会儿便埋入那温暖的围巾里闭上眼睛试图将头脑放空。
没有用的。
最原终一明白,这又将是不眠之夜。回忆已经侵染上心房,挑拨着心弦。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也许…等这一阵子过去就好了。
过的去吗?
只是像现在这个颓废的样子过得去吗?
最原对自己的思想有些嗤之以鼻,有些自嘲的嘟嚷着无法回答的问题。电线被大风刮断,最原终一在寒冷与黑暗中止不住的颤抖着。身体很冷,心也是。
越是抓住这条围巾…心就会越冷。但若是放手,心可能再也不会有任何感受了吧。
“最原酱。”
不知道是不是陷入回忆太深产生了幻听。最原清楚的听见了他思恋的人的声音。猛的抬起头点亮蜡烛才发觉除了手上的围巾与柜子里的几张照片与一些礼物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东西了。
更别说人了。
脑子里还回荡着王马的笑声,眼前却什么也没有。像是给人希望后又将其打入地狱。最原向着手心哈了口气,打开柜子取出了那些照片,
在蜡烛微弱的光下一张张的翻看着。
“是真的哟。”
“骗你的哟。”
老是陷入你的谎言。虽然有些恼怒但也是十分幸福的事---毕竟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善意的谎言。
听着你最原酱最原酱这样的叫着,就感觉在这可怕的真相的洪流面前能得到一丝安慰。
但是再也听不到了吧?
最原终一拿着最后一张照片,沉默不语。王马小吉坐在一块岩石上,手里还拿着他放不下的panta。
那是他出发前最原为他拍的照片。
王马是某个邪恶组织的头目,这一点最原是知道的。不仅知道,他还要与他固执的在一起。
侦探的职责是拨开迷雾找寻真相,但唯独在王马小吉这里最原不想深究。
最原相信王马。
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最原就觉得王
马的眼底闪着清澈见底的光。那是无法隐藏的。
也许王马君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一定不是个坏人。
“最原酱……为什么不笑笑呢?”在一起后,王马不只一次的这样问。“笑一笑的话,说不定连最痛苦的事情都能暂时忘记呢。”
是啊…王马君很喜欢笑呢。
一直泥嘻嘻泥嘻嘻这样的笑着,差点就让人以为你真的很开心了呢。原来只是为了麻痹自己吗?
“最原酱啊…”
王马君…
“呐就像这样———让嘴角产生弧度就可以笑啦。”
做不到的。
“最原酱?”
这样伪装的微笑我做不到。
“王马君。”
“什么什么?最原酱终于要笑了吗?”
“总有一天…………”
………
蜡烛熄灭了,寒冷的小屋又陷入一片黑暗中。最原猛的从回忆中惊醒,稍稍松开了紧绷的神经,放下照片躺在床上。围巾与被子大概可以御寒了,但心上还是一阵空虚。
一个月前王马还笑着对他说要出门解决一些小事,结果离开不久后各大媒体便接连宣布世界邪恶组织dice已被镇压,逮捕到的成员中包括…王马小吉。
最原终一不相信,直到看见王马小吉穿着囚服拷着手铐的照片。即使不想相信无法相信也必须去面对,因为他是侦探。侦探的任务便是找到真相。
他没有办法告诉自己这是假的。
即使他不愿去相信。
冰冷的寒气几乎要把周围的空气冻上,最原又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王马君………”
思念无法停止,反而越来越侵蚀着内心。那些幸福的回忆止不住的涌上来,不知道是不是脑内加速分泌的多巴胺所造成的。
“最原酱这条围巾太破旧啦我不要了你拿去吧。”临近离开的时候王马一脸嫌弃的丢给了他一条崭新的
黑白格子的围巾然后又恢复一片笑嘻嘻的嘴脸,“骗你的哦,这可是专门给最原酱做的可不要扔掉哦!!!”
怎么可能会扔掉呢…这可是你送给我的唯一一件算得上正常的礼物啊。开玩笑的。不管是什么,只要是王马君留下的都有好好收藏哦。
苦到爆炸的巧克力,看着像是晴天娃娃的烟火炸弹,一箱子王老吉的饮料罐………都有好好的收藏哦。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下来了。浸染了围巾,抹湿了回忆。
“最原酱笑一笑吧…哭的话我心疼的。”光是回忆都能让人沉浸的那些岁月,难道真的要遗忘才能使自己不再痛苦吗?
“最原酱!”不可能的,不会让你看到那装出来的微笑的。
“最原终一!!!”带着一丝恼怒的声音从最原身边传来,蜡烛重新被点亮,来者抓起围巾把最原拉到自己面前。“你好好看看谁回来了!”
哎?王马君?这一刻仿佛是空气凝聚之时。借着蜡烛微弱的光,哭泣的侦探与微笑的总统再次相遇了。
“王…王马君?”泪珠与微笑在此刻都是特别的,彼此眼中的那份情感似乎能撕裂黑暗。也许前路并不光明,但“我爱你”的这份心情并不会因为黑暗而黯淡。王马将围巾重新绕在最原脖子上,伸手擦去了他的泪水,“别忘了,除了谎言我最擅长的是开锁啊。我可是大总统啊怎么可能那么不堪一击呢?”之前居然没有发现dice里出了叛徒,看来
要好好整顿一下了。最原闻言,稍稍放下了悬着的心:“那就好…”突然间想起了过去的在心底许下的那个愿望…现在大概可以实现了。
“王马君,跟我来!”最原拉起王马的手,一路小跑到广场。那里灯火阑珊,凉风渐起,雪花又开始纷纷扬扬的飘着。四处都弥漫着冬日的气息。“最原酱?”王马疑惑的望着最原,实在是想不出这里对他们到底有什么意义。“呼…”最原深吸了一口气,如释负重的对王马致以最温柔的,绝不是寂寞的强颜欢笑的笑容“王马君,欢迎回来!”
那个深藏心底的愿望,在这一刻实现了。
王马君,总有一天………
我会让你看见我像雪一样的笑容。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