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我们仍处于彼此的生活之中(吉最/HE)

----V3幸存者保留V3人格。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雪化了。
最原终一系上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压低帽子走了出去。街道上人不多,嘈杂的音乐充挤着他的大脑,橱窗里堆积着滑稽的黑白熊玩偶。打扮成罪木蜜柑模样的女店员热心的递上弹丸论破V3的宣传单,迎上那人的眼睛后迟疑了一会儿:“哎…你是…最…”
最原终一点点头,再次向下压低帽子掩盖了眼里的悲伤。
一个月前,他作为“弹丸论破v3 的胜利者之一”回到了现实中,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但不是他所熟知的那样。大家渐行渐远,大部分人都变回了原来的人格。他们所经历的那些逐渐变成了历史,人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衍生作品,小说,漫画…
偶尔会在街上碰到恢复原人格的赤松枫和百田解斗。还有躲在他们身后的墙角处暗中观察的春川魔姬。
当流星雨降临的时候,最原终一和春川魔姬会爬上一座高山去眺望那与才囚学院上一样却又少了什么的星空。最原劝说魔姬放弃,但对方眼里的决绝总能让他说不出话来。
“我不相信那个笨蛋会那么容易的被取代掉,赤松同学也是。我想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这一切…想听那个声音再说一次“春卷”…梦野同学……不也是怀着这种心情在努力吗?”春川魔姬一口气说了很多话,第一次说这么多话的时候…好像还是在才囚里提起自己的身世时吧…“你别忘了。大家曾经约好了的,出去后要做朋友的。”
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大家…一定还会再次相聚的。
“最原君。”
“啊…?怎么了?”
“要是有什么不甘心的就赶快去做吧。”
“…嗯!”最原终一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刚刚那一瞬间,他好像从她眼里也看见了宇宙的光辉。他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那个威名响彻宇宙的百田解斗一定会归来。
樱花开了又谢,雪下了又化。樱花再次历经一个轮回,雪也再次降临再次消失。
现实中的高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
最原终一在这段日子里了解了不少曾经的同伴们的生活。白银和天海正式加入了弹丸论破创作团队,转子和安吉与梦野再次成为了朋友。在街上再次遇见春川魔姬时,她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保育士了。百田解斗的性格有了好转,赤松枫依旧无法对其他人有太多的信任,但她爱上了钢琴,也许有一天,名为赤松枫的旋律会再次奏响吧。
其他人的近况最原也大概了解,而唯一杳无音讯的人是…王马小吉。
那个由谎言组成的王马…
那个没有人真正了解的王马…
那个和他没有任何约定的王马…
那个在学裁上用另一种方法推动他向前的王马…
那个老爱叫别人什么酱自己最终却…
那个…
不知何时在他心里占据了大量地位的王马…
彻底的不知去向了,仿佛消失一般。
最原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赤松和百田。他将重心转移到了还处于未知的事物上,虽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想过:如果连王马君也不再是从前的他时的场景…
但至少现在他还不知道真相。
很不甘心。
没能够了解王马…
没能够找到王马…
这一切,都真的很不甘心啊。
“王马君没有死,他还活着。”
如果当初这句话不是伪证就好了。
回忆袭上心房,心中堆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空气越来越稀薄,就像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一样。
“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终一,你不要忘了,你不是一个人。你周围还有伙伴,别老把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
赤松…百田…
好像一切都化为零了。
此刻真值初春,是昆虫们蠢蠢欲动的季节。只可惜那个痴迷于昆虫的超高校级的昆虫博士…………
消失掉了啊。
从加入这场游戏时起,就一直被各种规则束缚。学级裁判也好,处刑也好,甚至连如今的人格也好…都深陷在“弹丸论破”的规则里。
如果有人可以跨越这些规则带着奇迹而归就好了。
最原这么想着,将希望寄托在了还处于未知的王马身上。也许不止希望,还有更多的东西也一并寄托在他身上了。
“听好了!不管什么不可能的事,只要坚持到底,就能化不可能为可能!”
百田君曾说过这样的话啊。
既然是威名响彻宇宙的百田解斗所说的话……那么可以相信吧。
王马君活着。多希望有一天,这句话不再是谎言。
一定。
会有这么一天的。
第二年的春天,最原收到了梦野桑的魔术表演邀请函。
虽然容易唤起不太美好的回忆——这次表演的不是水缸逃脱吧?
最原拿着邀请函向会场走去。前方的嘈杂打断了他的回忆。
人群中钻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径直奔到了最原终一身后。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个炸毛的小魔术师梦野秘密子。
“王马君一直开这样的玩笑真是太可恶了啊啊啊啊!”梦野将断掉的魔术棒与破烂不堪的斗篷丢在地上着急的直跺脚,“王马君果然还是王马君吧!”
“我才不是!”
“这句话也是谎言吧!!!”
“我才不会说谎!”
那两人孩子气般的吵着,最原脑里一片混乱,此刻的王马正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躲在他身后,但他不敢回头,他怕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王马君。眼前的梦野认出了最原,逐渐安静下来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
大概就是魔术表演前道具都毁坏了然后正好发现了王马在附近徘徊…
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误会还是别的什么呢。
“梦野桑,你先回去表演吧——应该准备了备用道具的。”最原考虑了一会儿,若身后的是王马,那么赔偿…不存在的。如果不是……那他也没有理由来损毁道具。“那些损毁的道具,就交给我来修理吧。”
“哎———那好吧,辛苦你了最原君!”梦野点点头,怨气满满的望了眼王马便离开了。王马也咻的从最原身后闪了出来,乱翘的紫发与那熟悉的眼眸映入最原眼帘。
和以前一样呢。
“你是…最原君吧!”
但不是我熟知的那样。
不…就算是以前的王马也算不上熟知吧。
“嗯,我还有事先走了。”最原努力的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一样,转身准备离去,这个形单影只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
没有奇迹没有希望,一切还是被束缚在“黑幕”所定的规则下。
不对。
最原突然反应过来,这并不是真相。自己为此查找三年而毫无音讯…如果他只是普通的王马君应该早就被找到了吧。
带着期盼转过身去,取下遮挡视线的帽子正好能对上努力踮起脚尖的王马君的眼睛。
在你眼中…除了谎言…
在你眼中…除了真实…
似乎还有别的东西存在啊。
两人一瞬间都失了神。
“咳…”最原首先移开了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脸红…会被王马君笑话的吧。
“nixixi~最原酱又被我骗到了呢。”王马也随之向后退了一小步,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笑道。
对啊,又被王马君骗了。
最原露出淡淡的微笑。
“没想到过了几年最原酱还是像过去一样容易上当呢。”
只是会被你的“谎言”骗到而已。
突然想到了不太美好的过去,最原启齿道:“这次不会也是准备好了的台本吧?”
“不是噢。”
“不会再不辞而别了吧?”
“谁知道呢?”
“要打败另一个自己很难吧?”
“哎————我可比那家伙聪明多了好吧?”
“这三年…还好吗?在做什么?”
“当然是在做邪恶的大总统该做的事情呐nixixi,过的还不错呢。”
事实上没有dice也没有你们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好,最原酱你又被骗了啊。
这三年一直在与那个笨蛋斗争啊…
啧个子不高还挺倔。
没想到“弹丸论破”的保密工作这么强,最原酱还以为我不见了吧。
不过说到底为什么那么想“活着”还是个问题啊…什么都没有的世界也会让自己留恋吗?
还是说…最原酱…
骗人的吧?
嘛最原酱…让我在你身上找出真相吧。
看着眼前的人,王马小吉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三年了最原酱有没有想过我呢?”
“没有,一点都没有。”
“哎——好失望啊。”
“骗你的哟。”
樱花在飘。
“哇哦最原酱也学会说谎了呢,那…从今以后还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
我们仍处于彼此的生活之中。

-END-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