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夜【吉最】

---关于王马性格的ooc是有原因的x

---看到结尾应该就能明白了

---蟘是隔离敏蟘感词的,好气啊一直说有敏蟘感词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王马君...还是起来吧。”

撑伞走到浑身湿透的他身边,为他暂时挡住些风雨,向着那人所面对的地方看去:那是希望之峰学院的正校门。

希望之峰学院,是王马与最原就读的学校,但现在他在王马的心中只是囚蟘禁了他最重要的那些“家人”的一座监狱。

前些天dice成员突然失踪,最原查不到任何线索,春川也没有接到任何雇蟘佣任务。接着就收到了传言,说是被希望之峰给关了起来。百田试探着去请求学院长找蟘人,但毫无回应,流言似乎就这么被坐实了。但王马翻遍了整个希望之峰学院也找不到丝毫dice成员的身影,无可奈何,便放下尊严长跪不起恳蟘请学院长告诉他他们的下落。这是个看似很愚蠢的方法,但王马愿意在“超高校级的总统的死亡所带来的一系列事宜与向他透露他自己的“家人”的行踪”哪个更损害希望之峰学院的利益上掷下赌注。

“王马君,别这样。”

大雨倾盆,绝对不能在这样放任不管了。实在不行....就为他挡会儿雨吧。

本来最原他们是打算联蟘合蟘起蟘来向学院长请蟘愿的,那样的话王马也应该能明白“他不是一个人”了吧。但这个提议被天海拒绝了,“如果连自己的“家人”都得依靠别人去营救,那么他还算是“超高校级的总统”吗,且不论这么做是否正确,先让他自己去做吧。”这番话语让所有人不得不只做一个旁观者,此时也正值绝望残党煽蟘动人心的时候,无论是哪一方都在静静的等待此事的结果。

起风了,王马的身蟘子有些摇晃,但他依然保持着先前的样子,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

“王马君...要不---”

咚。

耳畔传来了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在触蟘碰到王马的那一瞬间,指尖传来了不该在此时感受到的热度。最原小心翼翼的抚上那人的额头。

啧,好烫。

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一些意识,首先看见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周围好像有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勉强可以看见些模糊的人影..

是dice的大家吗?

合上沉重的眼皮缓了缓,再次睁开眼睛,模糊的人影变得有些清晰了。

啊..不是他们,而是“大家”啊...也对,这样才显得更加真切。

“嘿,醒了醒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大家立马炸开了锅。挤到病床前围着王马说起话来。

“哟,你这家伙总算是醒了,终一把你拖来时可吓了我一大跳啊。”

“虽然只是个男死但也要注意身蟘体啊!”

“喂!请不要推我!这是机差!(艹皿艹 )”

“王马君想听一首让人恢复精力的钢琴曲吗?”

“看来这就是神大人的旨意啊!”

“是咱的魔法啦!!!”

。。。。。。

吵吵闹闹的,但并不惹人讨厌,像是阔别已久的“家人”一般的温暖。

门吱呀的响了,拿着药的最原走了进来,“王马君醒了吗?”声音很温柔。王马动了动嘴唇,喉蟘咙很干,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干脆放弃了这个念头,总觉得很累的样子,眼皮已经快要撑不住合上了。

干脆就合上好了。

“哇---还没有见过王马君这么安静的样子呢!”

“没想到王马君不说话时还挺可爱的嘛!”

失去意识前,听到了这样的话。

太阳落山了,而王马小吉就是在这余晖的沐浴下再度醒来的。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他和最原两人———其他人蟘大概是先离开了吧。

“王马君感觉怎么样?”

“完全没问题!”王马挣扎着坐了起来,笑着对最原说,像是在证明自己没有说蟘谎一般。他一直在盯着最原的眼睛,眼睛是直达心灵的窗户,通蟘过眼睛,王马君大概能猜出这场赌局的结果。

是他赢了吧。

最原懂得王马现在的那点心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完好的信件交给王马:“这是地址。”迟疑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其实希望之峰并非是要监蟘禁他们,只是这段时间得去避避风头。普通人把他们当做绝望残党,而真正的绝望残党又视他们为眼中钉..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吧。”

王马沉默着接过信,把头撇向一边,望着窗外出神。

“日落了。”

王马许久才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听说dice那群人没事,他也就放心了。王马转过头来,露蟘出那常用的笑容:“最原酱不回去吗?”

最原终一张了张口,没有回答。冥冥之中,他总觉得“回去”所到的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会让人放心的地方。

“最原酱也不能总停留在这儿吧,说不定我会腻烦了杀掉你哦。”王马笑嘻嘻地抬起还打着点滴的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抹杀的动作。

总觉得这话语有些熟悉,最原努力的回想着,但并没有在记忆里找到什么相关信息。

“杀掉什么的...果然还是谎蟘言吧。”

“是的哦☆,反正最原酱的心里已经全是关于我的事情了,这样就够啦。”

在哪里..听过这话吗?

“王马君..”

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王马掀开了被子凑近了最原,食指轻轻抵上对方柔蟘软的嘴唇。

轻风漾起,那是谁的呢喃在空中轻轻拂过...

AM1:26

夜晚总是无比的安静的,然而最原急促的喘气声暂时惊扰了这宁静的夜。

他刚从梦里惊醒。

自从他和春川,梦野一起冲发生在才囚学院的互相残杀游戏中逃出后,就经常梦见那些逝去的大家。

这一次,也是奇怪的梦啊...

梦见了王马君呢。

屋子的墙角堆积这一大堆从王马的研究教室或宿舍拖来的————大概是叫做遗物的东西吧。这让最原不由得去回忆起刚刚的那个梦。

“王马君..”

“最原酱好狡猾啊!一直都没有承认过喜欢我啊!最原酱明明知道,我最喜欢最原酱了吧。”

最喜欢了吗..

这种事情..王马君也没有说出来啊,明明王马君也知道,我一直都喜欢着王马君吧。

但是直到活着的最后,这种事情依旧没有说出来啊。

夜,AM 1:30

刚刚做了什么梦。

已经不记得了。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