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吉最/HE)

参加了吉最24h活动的文x
-大概是从出生到死亡,V3人格
-希望之峰没有宿舍的设定(嘿嘿嘿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
当他发出婴儿的第一声啼哭时,
本在母亲的怀抱里静静的睡着的他被突然惊醒,以更大的声音哭了起来。
-
大概是因为母亲们的关系很好吧,他们从小就是在一起长大的。
-
没上几天幼儿园,他就因为性格沉闷而被欺负。奇怪的是那些欺负他的孩子总是会在饭里吃出莫名其妙的东西。
-
“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啊我会保护你的。”
只比他大2个多月的他骄傲的站在他面前说道。
-
上小学后他们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他依然是同学们欺负的对象,他也依然在他身后保护着他。
-
“原来就是你在背后搞事!兄弟们打他!”他被几个同学怼在墙角,小孩子动起手来总是没有轻重,他头上多了道伤口,他们的手上留下了他的牙印。
-
他看见他头上的伤口后,第一次不再忍声吞气跑去找他们单挑,被揍的鼻青脸肿后对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
-
三年级时的他们已经是这所学校里成绩斐然的学生了,几个眼红的同学天天琢磨着抓住他们的把柄,终于…“老师!王马和最原上课睡觉!”
“你能有人家的成绩我也让你睡。”
-
发现自己上课睡着了的他有些心累,喂王马君…以后不要再叫我半夜起床看星星了…
-
五年级的时候他父亲脑癌去世,他在他父亲的葬礼上第一次看到他哭泣的样子。
大概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真正的泪水吧。
-
小学的期末考试,他们都拿到了很好的成绩。
当他看到他将满分的试卷放在了墓碑面前时,他将自己同样满分的试卷撕的粉碎。
-
他老觉得最近有人在盯着他。
而且是两种不同的目光。
-
他来他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但他觉得他并不是来玩的而是在提防什么东西。
-
上初中的前一天下午他在自己的房间与他一起聊天,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的他被他捂住嘴拉到了衣柜里躲过了仇人的追杀。
-
“别看,没事的,外面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大概是他说过的第一句谎言吧。
-
他们是怎么逃出那个地方的,是怎么去警察局报案的,他已经不记得了。
到了最后手中捏着的也不过是张写着“悬案”的纸罢了。
-
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后,毅然将他接过来抚养。
那是对友人最后的交代。
-
上初中后他成了女生们的焦点,而他成了被男孩子们嘲笑的对象。
“看啊那个小矮子”什么的。
-
看啊那些嘲笑他是小矮子的人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倒摔成小矮子了。
-
他发现他最近有些魂不守舍。
既远离自己,又远离他自己的母亲。倒是和一些流浪者相处的不错。
他好像是在暗自做些什么吧。
-
他还发现自己身边老是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上学路上被乞丐拉着给钱也不放,不得不从另一个巷子里绕远路去上学。再比如在学校打饭时饭菜被隔壁班的孤女打翻,只能吃他准备的panta盖饭…
-
他所不知道的是乞丐拦住他的时候,原来要走的那条路上细细的鱼线伤了很多人。
他所不知道的是没来的及清理的饭菜毒死了食堂里的一只贪吃的小猫。
-
初一还没有结束时她就以和她友人一样的方式死掉了。
那群“妨碍”过他的人们突然窜出来,但最终还是没有追上那个凶手。
-
葬礼结束后他用颤抖的手捂着了他的眼睛。
真正哭泣的样子,就不让你再看见了吧。
-
“最原酱,现如今只剩下我们了。”
-
“哎!!!”
“还有我们呢!”
“对对对还有我们!”
“小王马不能忘记我们了啊!”
………
那熟悉的九人又一次突然窜了出来,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
虽然不太符合葬礼应有的礼仪,但他真心的感到了一种幸福-------在他们围绕在他与最原身边时。
要不…大家就永远在一起吧,他这么想着,露出了微笑。
-
不能哭的话就笑吧。

当他提出他要当个侦探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最原酱想做的事就让他去做吧。
自己不也有想做的事嘛。
-
这个世界上,也是有善意的谎言的啊。
比如,在难过的时候骗自己很开心什么的。
慢慢的,等到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正的难过时,
就不会难过了。
-
于是,
“从今天开始,以搞笑犯罪为目的的dice秘密结社就成立了!”
“我们的口号是!用搞事给大家带来欢乐!”
“撒花撒花撒花!”
他与他们结成了dice,坐在椅子上得意洋洋的喝着panta。
大家现在都在一起了,真好。
-
渐渐的,
在雾切家的栽培下他破案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当初的悬案也早已解决。
渐渐的,
dice秘密结社越来越壮大,通过搞事给大家带来欢乐的这一方法逐渐被人们认同。
-
“最原酱!雾切酱说事务所不要你了哦!哇啊啊啊啊怎么办啊以后就没有钱买panta了!”
“什么!?”
-
“最原酱!雾…”
“(╯°□°)╯︵ ┻━┻那种容易让人得心脏病的谎言就不再说了啊!”
……
“不是啊最原酱我只是想说雾切酱有给你的信……最原酱把我想成了大骗子吗哇啊啊啊啊好伤心啊最原酱也以为我是邪恶的大总统了!怎么办要被正义的最原酱关起来了哇啊啊啊啊啊”
“净tm扯淡!”
“最原酱居然这么说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两人闹了一整子后,他坐在床上打开了那信封。
“恭喜你被选中为超高校级的侦探…这是希望之峰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王马君……”
一抬头便映上他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
信上的“超高校级的总统”仿佛成了他一生的骄傲。
-
不,能遇见最原酱和dice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吧
-
开学的那天他给除kibo以外的全班人都带了一份溶解了不明物体的panta,除了他与他以外只有拒绝了这份礼物的春川与嚷嚷着这是机差的kibo幸免于难。
-
开学第二周他公布了春川真正的才能,差点被春川掐死。
-
开学第三周他踩空楼梯摔了一跤。
当他被他照顾时有一瞬间会感觉这跤摔的一点都不亏。
-
开学第四周他的恶作剧似乎玩过火了,连他也有些生气的样子。
-
这是最孤独的一周,在学校时他除了被春川再次掐脖子后和别人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交流了。
-
在学校的时候总是被其他人围住,放学了还有事务所的工作要忙,每天晚上还要与春川、百田锻炼身体。等回到家里时他要么去dice那边了要么就是睡着了。

其实早就消气了,只是找不到时间与他谈谈而已。

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的王马君…会是什么心情呢…
-
第五周他失踪了,在哪都找不到。
失踪的那天,他的房间里满是血迹。
-
“百田君,你看到过王马君吗?”
“啊?对噢那家伙好久没来学校了。放心了终一!看到的话就会告诉你的。”
“春川桑…”
“没看见。”
-
那家伙………不会像那些家人一样…
永远消失了吧。
-
第六周的时候,他疯狂的查找着各种信息,他在寻找他。
王马君消失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费劲心思后,无数次的努力后,他看见他重新出现他面前,释然的笑了。
-
“抱歉,最原酱,让你担心了啊。”
王马君…没有消失真是太好了…
他沉醉在重逢的喜悦中,忽视了他带着些疲倦的眼神。
-
明明dice只是以搞笑犯罪为乐的组织,如今真的去做了那件事。大家都是很疲惫的吧。
-
但是他们死有余辜不是吗?
-
伤害那些我所重要的人的人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有活着就永远都不会放过。
好在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啊。
王马睡着前,这么想着。
-
不久后查清了了一切的他在座位上看着他,紧握的拳头迟迟没有松开。
无论这个社会的法律怎么定义,道德怎么定义,过去发生什么,未来又可能发生什么。
果然,我还是不希望看见这样的你。王马君………并不是不是邪恶的总统啊。
偶尔也…稍微依靠我一点吧。
-
“最原酱?怎么了?”
他看了过来。
“啊,没事。”
-
一段时间以后。
“修学旅行?”
“是校方组织的,会在贾巴沃克岛上游学一周哦。”雪染老师说道。
-
“哟!是大海啊!!!”
“哦!是点心!辛苦你了东条桑。”
“春卷快来吃春卷啊!“
“……”
“喂!那里是女生更衣间男死们离远点啊!”
“转子你自己也别就这样冲出去了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死男死男死!”
-
嬉闹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什么。
是谎言吧?
-
“王马君不去玩吗?”
“哦?是最原酱啊。nixixi,最原酱去玩就好了,作为总统我还有很多工作………”
“骗人。”他打断了他的话,“明明是在在意其他人吧。其实大家……”
轰。
房门被转子一脚踹开。十四位同学挤了进来。
“唔…其实…emmm…王马君…也算不一样的男死吧…哇…转子不太会应付这种场合啊!”说着便将春川推到前面来,“春川桑拜托了!”
“春川酱…?”
“哎…?我…”春川有些不好意思的瞥过头去,“也不是非希望王马君死掉的…喂…再这样看着我就掐死你。”
“春卷你这话一点说服力有没有吧!”
“百田酱…?”
“哟西!干脆大家一起来吧!一,二…”
“王马君,欢迎回来!”
-
他愣在原地。
曾经在那场葬礼上内心所感觉到的那份情感在此刻又一次感受到了。
大家…在一起了啊。
-
“大家…我回来了。”
-
果然,修学旅行是让大家积攒希望羁绊的活动啊。
-
一年后。
“那个…从今天起我就不再是超高校级的暗杀者了。”春川对其他同学说到。
案件都能被解决,那么也就不需要暗杀者了。
多亏了你啊…最原君。
“现在,我是超高校级的保育士春川魔姬,请多指教。”
-
最原酱干的不错啊。
他坐在座位上,悄悄的看着他。
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被欺负的笨蛋了。
-
“咦?”
他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粉红的信纸。
他注意到这个举动,跑过去抢过信纸。
“王马君!”
“是写给最原酱的情书啊…预备学科的家伙们真是无聊透顶…”
他将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反正,最原酱也不会同意吧。”
“呃…嗯。”
-
看到给最原酱的那幅情书的那一刻,为什么会难受呢。
最原酱………
我的这种感情,是骗人的吧?
-
他那一晚,在panta里加了点酒。
偶尔也想麻痹自己呢。
-
“我回来了。”
“哎!?王马君?”
他突然被他推到墙角,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他慢慢倒下。
只是睡着了啊…这家伙搞什么?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是在冰凉的地板上而是在温暖的床上。
真好。
-
“王马君?清醒一点了吗?要不要继续睡一会儿?”

哎…?为什么最原酱会睡在我身边。

“把喝醉了的王马君独自丢在一边…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啊。”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一般,他微笑的解释着。

-

再睡一会儿吧,睡醒时也许就能直面这份感情了。

-

“终一今天怎么了?王马那家伙也没来…”

“要老娘说当然就是在干些大人们的事情啦。”

“啧。”

“神大人说是生病了哦。”

“那就让咱的魔法把他们变得好起来吧!”

-

“说起来,我那天有对最原酱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他这才想起来,有个词叫做酒后乱性。

“没什么。”

他看见他脸红了。最原酱这话,绝对是在骗人啊。

-

那天晚上王马确实什么也没做。

半夜醒来的他似乎还没有醒酒,一直嚷着要写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

然后孩子气般的在白纸上写下了无数个“最原终一“。

-

这种事情,最原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那张纸视为珍宝好好的保留下来了而已。

-

他想说的时候,迟早会说的。

他等着他。

-

“哎哎哎小总统到底怎么了嘛?”

“还用问吗小总统肯定是喜欢上谁了才会这么心不在焉呐。”

“嘘———”

“啊,小总统回来了!快跑快跑快跑。”

-

今天的dice也是一如既往的欢腾。

-

“王马君一直待在这里真的好么…?”ki-bo有些无奈,既不回dice那边也不去最原那边,老是赖在这里喝panta,他到底再想些什么啊。

“王马君…和最原酱闹别扭了?”

“嗯。”

别这么一脸平静的说谎啊…究竟是怎么了?

“王马君要是不想和最原君再住在一起的话…不如搬出来?学校的宿舍也一直为你准备着…”

“不要。”

ki-bo有些束手无策。并没有闹别扭也不想搬出来,那为什么还要一直待在自己这呢?

-

“机器人果真什么也不懂。”

“喂就算你小声说我也听的见啊!你这是机差啊!”

-

他们都在等待,等待一个能从今以后永远在一起的机会。

-

“马上就要有烟花大会了,小总统要不要带心上人去看看呢?”

这群家伙,什么时候发觉我有喜欢的人的?

他无奈的笑了笑:“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去吧。”

-

绝对不是邀请函。

他桌上放着的信封封面上这么写着。

用的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字体。

-

每年都会和他一起来的烟花大会,今年应该会有许多新鲜东西的吧。

-

“嗨———最原酱——我在这里。”

听见他的呼唤后,他小跑着来到他身边。

他迟到了一会儿,想必是在路上碰到了春川和百田后而搭了一会话。

“最原酱,好久不见啊。”

他嘴角微微上扬,“是啊,好久不见了。”

-
“最原酱要陪我去捞金鱼吗?”

“去吧。”
-

“最原酱你说,金鱼从水底被捞出至碗里的样子,像不像从一个囚牢里走向另一个牢笼呢?”

他盯着水面,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反而是在纸网里不知去向的时,它能决定去还是留时,才是它最安心的时候?”

他迟疑了一会,握住他的手臂将纸网向碗里倾斜:“金鱼的话,不应该更希望前去吗?前方究竟是自由还是囚牢,总要去看过才知道。”

-

金鱼网上来了。

-

“吃苹果糖吗?”

“当然。”

他接过苹果糖,拿在手上转动着,迟迟没有吃掉。
-

“最原酱愿意成为金鱼吗?”
他在草坡上坐下,迎着微风问了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
“不知道未来是自由还是囚牢的时候,愿意像金鱼一样放手一搏吗?”
-

他在他身边挨着坐下,发丝被风轻轻撩起。

“只要未来还有自由这种可能性,那么我愿意脱离过去的笼子而赌一把。”

-

“最原酱。”

“嗯?”

“许个愿吧。”

他微微点头,向金鱼看了一眼,接着便回过头来闭上了眼睛。

-

烟花弹发射了。

-

希望我能成为那只金鱼。

-

没有许愿的他看向金鱼,

而金鱼在塑料袋里紧紧的盯着他。

-

请让我成为金鱼。

-
烟花窜上天空绽放。
手握苹果糖的他凑到正在祈愿的他耳边,说出了那句我喜欢你。
-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对方有些不安的眼睛,回以一个拥抱。

“谢谢你,让我的愿望实现了。”
-
金鱼一个转身,钻入河流之中。

“这就是金鱼的自由之地吧。”

他望着手里的空袋子发愣,金鱼它在放手一搏后,走向自由了呢。

-

而我们,也走向“自由”了吧。

-

TBC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