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No.31707【王最-小总统生日快乐!】

6.21王马小吉 生日快乐!!!!属于小总统的新的一年来了!

---------------------------------------------------------

参加了群内活动———【活动总结】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

No.31707

-

寒气逼人。

大街上半天看不见一个人影——不,已经不存在还能称为“大街”的东西了。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堆堆尸体以及一摊摊淤血。碎石和坍塌的房屋挤占了大部分的地面,每走几步都需要去翻越几个大的障碍物,还要注意露出来的钢筋,那玩意随随便便就能划一道大口子出来。

路面还需要多久才会塌方呢?

曾经的小总统秉承着一直以来的玩笑话心态这么想着。

输送电力油气的设施全部被毁,迅速缺失的食物与水源,随时都可能到来的暴雨,不知哪刮来的带沙的狂风,代替炮弹的从天而落的陨石,还有会不断传播的侵染人心的绝望。这个世界毫无疑问的已经走向了终结。

事态的起因听说是场{人类史上最大最邪恶的绝望真人秀事件},十六位高中生被赋予才能后丢进了曾大红大紫的虚拟作品{弹丸论破}这个杀人游戏的里去。然后开始了现实中的互相残杀。

心怀死去之人的遗志的少年最终终结了这个游戏,按照程序叫醒了所有“睡着了”的同伴们。

接着就迎来了外面这个几乎被毁灭的世界。

也不是完全意料不到的事,如果回到疯狂游戏的创始者存在的世界中后看见的是一片和平美好,那才叫人毛骨悚然。

王马踢开一块断臂,爬上一处半悬着的在空中的木板,它所相连着的部分是一栋尚未倒塌的楼房。看起来比周围的其他建筑物要结实的多。

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在末日里活下来呢?这是末日啊喂,是最终会“啪”的一下将所有东西都吞噬的末日,死亡都是迟早的事情吧。

-

也许只是不想那么轻易的像蝼蚁一样死去。

或者,妄想着像结束杀人游戏那样结束末日。

毕竟也不是所有东西都那么糟糕。

-

笑嘻嘻地向未及时爬上楼房的曾经的侦探伸出了手,将其拉上楼房来。

“小最原的体力果然不如我呢。”

眼前微微喘息着的少年,大概是这个末日里为数不多的可以被称为“美好”的存在。

眼神仅在那人的手上停留了一会儿,因为长期的攀爬翻越以及在碎石堆里寻找可用工具,最原的右手上有许多道细小的划伤,不是很严重,但也真是碍眼。

啧,伤口什么的和小最原真是不配啊。

在楼房的过道里与最原一起坐下后,王马拆掉了自己腿上的束缚带,原本只是个滑稽的装饰,现在倒是能派上用场了。不由分说的拽着最原的袖子给他的手缠上束缚带,虽然不能与绷带媲美,但作为单纯的布条去防止二次伤害还是足够了的。

完事后还精心的系了个蝴蝶结。

“是给小最原当初的那个绷带的回礼呢。”

“那个刀戳指尖的游戏?”最原正准备去拆了那个蝴蝶结的手停在空中,想了想还是随它这样吧。

“小最原果然也还记得呢,难不成是每日都在回想?”

不,并没有每日都想。

“只是...偶尔会想起那时的事情而已。”——还处于{人类史上最大最邪恶的绝望真人秀事件}时的事。

主线的杀人游戏开始前,居然还要被迫度过一段轻松的时间,想来也真是讽刺的不行。但…明明是应该去忘记的日子,到了现在反而会莫名其妙的想起,甚至..不算上主线的杀人游戏的话,还能说是有许些怀念。

那时候的王马君,好像是说取走我的心吧。

已经做到了。

侦探的脑里想的几乎全是关于你的事情,这样子的话就已经达到王马君所说的“夺取到心”的程度了吧。

突然发觉身旁的人正一脸“你的脑内b-box又爆炸了?”的表情盯着自己,最原有些不自然的扯开了话题。

“话说回来!比起我的话,王马君的伤才更应该处理一下吧。”


王马活动起来比最原更加敏捷,所以平日里更多的搜寻活动以及引开那些疯狂的人们的事情大多数是由王马去做的,留下的伤痕也就更多些。

“我的话没关系的啦。小最原可不要忘了我曾经也是超高校级的总统这件事,这种小伤如果都能妨碍到我还做什么引领大家的大总统呀。”

所以那个时候,王马君去以命相搏了。

因为要引领大家走出绝望的世界,所以不管自己被伤成什么样子都去做了。

“呐,王马君。”

“啊咧还要强调什么吗?小最原喜欢我的心情我知道哦。”

“下次,让我去引开那些人吧。”

一阵寂静后,王马大笑着狠狠地搓了把最原的呆毛,“小最原在说什么呢?”

王马拉起袖子,胳膊上早已缠满了各式各样的布条,“这样子的话,就没关系了吧。”不等最原的反论,王马便顺势躺下,刚刚拉最原那一下子力气没全收住,胳膊上的伤有些隐隐作痛。不过比起不久前的那次受伤还是好受许多的。

“不过还是好在意啊,明明已经很好的去保护小最原了。为什么还会受伤呢?”

嘀咕了一句,似笑非笑的看着转移视线的最原,闭上了眼睛。

看来自己,还没有完全的了解小最原的一切呢。

说起来,大家都在何处呢?

肯定都还安好吧,说过了出来后要做朋友的。

啊咧咧不好意思呢。

我的话,带着小最原先私奔了哦。

浸于回忆中的王马,由于身体上的疲累而沉沉睡去。

最后的念头,是要终结绝望。

与小最原一起。

--

无控制性的做了许多许多的梦。

像是一片雪地里的洋楼,或是听起来有些阴暗的民谣。

体育场上的掷铅球游戏,以及一起游泳的休闲时光。

最后的最后,梦见了个蹲着的紫发孩子,一身黑衣在纯白的梦境中格外的显眼。

啊对,是那个,“另一个自己”呢。

会胆怯的流下泪水的自己,会对谎言无法适从的自己。平凡到丢进人海里就找不到的自己,只能远远的巴望着喜欢的人的自己。

已经被自己决定决定永远放弃的自己。

久违了。

喂,我现在很缺一个能说真话的人呢——就你了吧。

-

无奈的看着身旁突然熟睡的人,恐怕最原自己也没发觉到自己露出了微笑吧。

平日的你太耀眼了,安静下来的样子莫名的更让人心安呢。

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虽说时间在这个世界里已不再是那么重要的存在,但有些日子还是值得去铭记的。

作为侦探,最原的脑内时钟从未停转过。甚至还像是自动定了闹钟一样,让他在和王马在一起时就不断想起这个日期,六月二十一日。

现在是六月了呢。

曾经在半路上遇见过百田,趁着王马外出,赶紧问了百田生日时该给恋人送什么东西才好。

百田以一股“最原你没事吧真的要问我吗?”的表情凝视了最原许久,最终两个大男人讨论了半天还是只能以“送对方喜欢的东西”为结论收尾。

对方喜欢的东西吗..?

最原可不想把自己绑起来给对方送过去,那是只有王马君才会做的奇怪事情吧。思来想去果然只有葡萄panta这一个选择。

一瓶太敷衍,两瓶没什么诚意,拖着一箱子又太过连累。尤其是对象是王马小吉时,最原更是不会草草了事。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情感上。

侦探的脑迅速运转,想到要不要用panta拜个“love”阵来。

可是会不会太明显了?

总有股会引火烧身的感觉。

还是含蓄些来说吧,比如拟成数字?


最原依稀的想起来love所对应的数字密码是31707,正好是将love所倒过来之后拟成的。

就算倒过来了,也还是love没变。和他们的谎言与真实一样,无论怎么变怎么颠倒,都是love不会变。

无论如何都是爱,是这样吧?

用葡萄panta摆31707的计划算是实锤了,能暂时藏起来的既安全又能不让王马发现的地方很快就被找到,毕竟每天自己的活动时间要多的多,牵制住王马藏个东西这种事情还是能做到的。

接下来,最原就开始了他的寻找葡萄panta的旅程。

末日里收集水源就已经是件难事,更何况是收集完好无损的葡萄panta。

扒动碎石与墙块时,指尖传来的不断的痛感让他突然发觉自己平日是不是被王马保护的太好了。

想到这,最原又一次抬手望了眼手上缠绕着的拘束带。

还是先拆了吧,等回来时再系上就好。

要继续了。

-


王马每次选择的暂居所都具有着绝对安全的特性,所以最原才能放心的把他丢在那里自己离开一阵子。

小心翼翼的翻过栏板,顺着来时的木板一直轻手轻脚的爬下去后才松了口气。要是王马突然从上面探出头来向他招手那才真是不好办。

不过那家伙最近一直都睡的很死的样子,都有些不像他了。每次回来时都能看见紧锁的眉头,做噩梦了?

最原每次都会不由自主的握紧熟睡之人的手,在他身边休憩一小会儿,醒来后再回应那人噼里啪啦的嘴炮消遣。

就算是在末日,这样的生活怎么看也都还比较轻松了。

啊呀,找到了地下超市的入口!

最原捡起仅剩微弱光亮的手电筒向地下超市照去,这个入口相比于其他地方已经宽敞很多了,但不见得会不会突然坍掉把你埋在里面同腐肉作伴。地下的情况看起来还好,如果能下去的话肯定能搬个至少五六瓶完整的葡萄panta上来。

剩下的钢筋承受力有多大?还能支撑的最短时间是多久?墙块的粘着性怎么样?由于周围地面波动而产生蝴蝶效应导致坍塌的几率有多大?

最原动用着侦探的才能思考着。

成功率是百分之六十八到百分之七十二左右。

不行。

没有九成的成功率,不能行动。

手上的伤痕和曾经的记忆不断提醒着他不能意气用事。生命始终都是最重要的。何况王马不会因为他的礼物缺少而难过,但他一定会因为自己陷入困境而担忧。

所以不能行动。

他所要做的是在这凄凉的环境里构建希望与值得珍惜的回忆,而不是拖累谁去陪他一起为错误的行为买单。

错事,一辈子做过一次就够了。

最原关上电量不多的手电筒,毅然转身寻找下一个可能会有葡萄panta的地方。

一夜无眠。

-

将搜寻来的两瓶葡萄panta藏好后,最原返回到王马之前选择的悬楼上,劳累了一晚再加上没有了王马的帮助,最原险些在木板那里摔倒。还好,没有惊醒王马。

真是的,为什么会睡的这么死呢?你究竟是梦见了什么啊。

最原重新将拘束带缠绕在手上,昨晚又划出了两道新的伤口,拿医院废墟旁的捡来的酒精消了毒后看起来好些了,于是不再在意。

睡吧,能睡多久就多久。反正对于他而已,现在也还是黑夜。

直到身边的人醒来,他的太阳才会升起。

-

“小最原。”

被身边的人推了推,有些疲惫的睁开了眼睛。总觉得王马休息的也不怎么好,想想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有谁能无忧无虑的睡个好觉?

“小最原怎么把蝴蝶结拆掉了?”

“蝴蝶结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最原一个人没法系上蝴蝶结,所以昨天只是做了普通的缠绕。

王马没有深究,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向还坐在地上的最原伸出手展露笑颜。

像紫苑花一样。

他说,“小最原,我们走吧。”

该走了,路程还长的很呢。

-

劳累的三天过后,迎来了6月21日。

最原东拼西凑的葡萄panta还不够摆成一个完整的“31707”,最后的数字“7”少了那一竖。但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多的葡萄panta了。

而且恐怕..这片区域内已经再找不到了。

就这样吧。

约王马君过来吧。

-

接到最原的邀请后的王马歪头盯了会儿最原的手,话到嘴边却又没有说出。

给点儿安静的时间给他和小最原吧,他们在一起的喧闹太多了,双方都能安静下来看着对方的时间反而不多。

最原带着王马翻越一个又一个障碍,最终停留在一个尽是只剩框架的大楼前。一楼断裂的钢架顶端缠着块破红布,一直垂到地上来,遮住了一大块东西。

通常末日里 一切看不见的角落里面都会有不知名的恐怖在等待着凄惨的幸存者们,但唯有这块红布,王马认为它所遮掩的东西绝不是可怕的绝望。

是希望吧。

“算算日期今天应该是你生日..也不知道日子是否准确。”最原在一旁腼腆的笑着,“总之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吧王马君。”

他拉下红布,早已排放好的葡萄panta展现在王马面前。最原在王马一瞬间收起微微惊住的表情下走到最后一个数字那儿去,在那里站立。

好了,加上自己后,完整的“31707”,完成了。

“生日快乐,王马君。”

-

微愣在原地片刻,王马几乎是用跑的来到最原身边,拽着那人的衣领凑上去就是一个深吻。

小最原,你怎么就这么讨我喜欢呢?

果然,不论是在什么地方,小最原都能给人惊喜。

嘴唇碰到一起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末日吗?开玩笑吧。

没有互相残杀,大家重要的人也都还在身边,只不过是生存环境差了点儿,这算什么末日?

这样的世界性谎言,就和小最原一起粉碎掉吧。

吻了不知道有多久后,王马放开了最原。两人在原地相视,微喘着气。

“小最原的脑内时钟总算被打乱了吧?这下子就不用担心小最原乱跑了呢。”

“啊,差点忘记了这个。”

王马指了指最原的手,重新为他系上蝴蝶结。

“小最原把自己弄伤了,得给些惩罚呢。”

王马挂上一副笑嘻嘻的嘴脸,接下来的话不用说,自然是将自己的观点反论掉。

“啊咧,说谎了。”

“是奖励呢。”

-

这和把自己绑起来给对方送过去有什么区别吗?

最原沉沦的前一秒这么想到。

-

不过,是好事吧。

 

fin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