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的籽

王最/索夕 啥都干一点
凹凸/瑞金相关请移步:成沢奈☆
------------------------------------

阵雨/短小HE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下雨了
不仅下雨,天气还很阴沉,一团一团地乌云堆积在天边,让人好生压抑。
“已经到阵雨季节了啊,王马君你别再天天往外跑了那斗篷不挡雨。实在是想念dice成员可以把他们接过来啊——”最原终一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说道,猛的想起不久前那可怕的场景:panta洒了一地,十个戴着面具的人向对方的脸上砸着蛋糕,王马小吉一边喊着“surprise!”一边向他砸去铅球…虽然只是个铅球样的抱枕。但里面为什么要藏血浆啊!!!
“哎?真的吗!”
“当我没说。”
“唔啊啊啊——最原酱真是残忍呢。”身旁的人传来熟悉的假哭声。王马的头发还是不老实地翘着,最原终一笑着伸手把一撮头发卷起来,再慢慢展开。“要走多久?”
王马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看向窗外:“不知道。可能不回来了。要知道…大总统可是很忙的。最原酱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一副我被冲压机压死了的样子是什么鬼!”回过头来发现对方不知何时戴上了帽子,眼神中透露的悲伤不禁让王马炸毛。“打起精神来最原酱。”
 啪嗒,啪嗒,清脆地落在石板路上。雨点声混合着毛白杨树叶刷刷的声音,好像要奏出一曲悲怆的乐章。
两人沉默着来到车站。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王马接过行李箱向列车的方向走去。“最原酱不想我也是没问题的啦,喂!这句话是谎言哦!”
“嗯…”
“开心点啦。”王马感受到最原语气里的寂寞感,叹了一口气转身踮脚取下了最原终一的帽子。“说不回来是骗你的,笨蛋。大概一年多吧…无聊的时候就去找百田酱吧别闷坏了………”
眼前的人还是一副要死的样子。
王马扶额,拽着最原终一的领带凑过去蜻蜓点水般的在唇上碰了一下。“好啦好啦,我走了。拜拜。”经过风吹雨打后的毛白杨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旺盛,枝叶被打落,上面的白穗也更显脆弱,仿佛随意一吹便会随风而逝。
最原终一望着开走的列车,伸手触碰了一下刚刚被吻过的地方回过神来。
只是阵雨的话…会停的吧。


评论

热度(37)